点击此处三个点点
点击在safari中打开

番外六 安家(全文完)

1

舒云研三上半年不幸中奖,测孕试纸显示双杠。

戴冕没有经验,岳母、舅妈、老奶奶都搬到他们的新房子里,负责舒云的起居。

三个女人聚在一起,日常探讨养胎规划,舒云超级无奈。

她只是孕初期啊,不用这么兴师动众吧。舒云气鼓鼓将视线投向正煲营养汤的男人,那意思是:“都怪你这个大嘴巴。”

戴冕摸了摸鼻子,不敢反驳。医生说了,孕妇不宜情绪大起大落过分跌宕,还是不惹小姑娘的好。

师傅秦山更是将舒云当做亲闺女一样,所有的活动都给她推到一年半以后,还细心叮嘱她好好修养。

自从这个消息传开,舒云做什么事情都有人帮忙,这让她很是苦恼。

她孩子气地想,自己不过就是揣了个还没吹起来的球嘛,又不是手残脚残不能动,再这么下去,还没到生产那日她就得胖成球了。

舒云小心翼翼地跟几位长辈商量自己的想法,得到三人的一致反驳,声称:“你自己都还是个孩子,现在快要当妈的人了还是小孩子天真的想法。这坐不好胎,将来对身体很不好的。”

舒云扶额,所以说过于被爱也是个负担对不?

当然,大家也并不是盲目地让舒云躺平,该活动的时候也得活动,那个什么孕妇瑜伽、早晚按摩、日常散步,每天都排好了时间表,少一项都不行。

也因此舒云沾了光,营养跟上来,除了肚子不断增大之外,身形倒是一点没变。在外面稍微穿点宽松的衣裳,旁人很难看出来她有孕在身。

也正因此,在戴冕带着她去公园透气的时候,有个白白净净的小哥哥刚巧赶着戴冕不在的时候拿着一朵玫瑰花走到舒云面前,“小姐姐,可以加个微信吗?”

舒云还没说什么,那男生肩膀已被人提溜着扯到一边:“同学你有事?跟我说一样的。”

那小哥哥看到戴冕人高马大且浑身散放着冷气,立马鞠躬道歉:“不好意思打扰了,打扰了。”

结果人家还没走几步,戴冕又叫着那男孩儿。

对方忍不住擦了擦汗,心里想,他不就想看到个喜欢的女孩子想认识下,谁想到名花有主,这个主还这么不好惹。

他讪讪开口:“还……还有什么事情吗?”

戴冕不答话,直接伸手将男孩手中的玫瑰花抽了出来,而后礼貌道:“谢谢。”

那孩子这才反应过来,面露尴尬:“呃,不用……不用谢,再见。”

再也不见!

哪有撞破别人搭讪自己的女朋友还顺手薅走别人玫瑰花的,真是长见识了。

戴冕才不管对方怎么想,直接将花上的刺都剔除掉,然后噙着笑意递给舒云,戏谑道:“当了一回强盗。”

舒云忍不住笑出了生:“阿冕,你吃醋的时候简直太幼稚了,我决定以后称呼你戴三岁,是不是还不错。”

戴冕弹了弹她的脑门:“又调皮。”

2

舒云经常会有情绪不好的时候,这莫非是孕妇的通病?

看个古偶言情剧,剧里面的女主暗恋男主十九年,阴差阳错十九年的爱恋还因为男主认错人按错了对象,被男主虐的心肝肺疼。

舒云整个一气愤,那个纠结啊,经常是跟着女主哭的稀里哗啦,连带着对剧里面男主的愤怒延展到三次元世界的戴冕身上。

戴冕经常无奈被彪刀眼,舒云恶狠狠:“负心汉,讨厌鬼,呜呜呜,我的女主好可怜。”

完了舒云抽抽搭搭地哭,戴冕还得坐在沙发上帮忙递纸巾,没忍住劝了一句:“电视剧里都是假的。”

下一秒,小姑娘忽轻忽重的小拳头就不由分说地落在他胸口:“你凶我。”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戴冕好笑地否认:“没有。”

“你还笑,你就是笑话我,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

戴冕僵着脸:“我不笑了。”

“你绷着脸给我脸色看,我不理你了。”

结果他是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说话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只能任由小姑娘说。

算了,自己的宝子自己宠着呗。

不过真应了那句话,女孩子不好惹,怀孕的女孩子更不能惹。

因为你没处说理去,天大地大孕妇最大。

这般想着,戴冕起身去做饭,朝着气鼓鼓跑进卧室的人喊到:“云宝,给你做最爱吃的排骨。”

3

怀到五六月份的时候,戴冕突然听到小姑娘惊呼一声,当即撒腿跑过去查看情况。

他担忧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结果舒云整个人满脸惊喜地盯着自己的肚子,她在家里穿的不厚,纯棉孕妇裙被孕肚撑起来。

“你快看,快看。”

戴冕看过去,小姑娘鼓鼓的圆肚皮上咕噜咕噜发出几声响动,而后便见某一处凸起一个小鼓包,下一秒又消失从另一处又凸起一个。

“她动了哎,啊,她动了,嘻嘻。”

舒云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急切地和戴冕分享这份喜悦。

男人却已经呆愣在原地,怔怔地望着她因为小家伙捣乱儿不时间鼓起的肚皮,半晌没反应。

舒云偷偷笑起来,又伸手拉住男人的大手覆在她肚皮上:“你看,她跟你打招呼哎。”

戴冕这才回过神来,面色温柔,低头在她的肚皮上亲了一口,下一秒却对着舒云来了一句:“你辛苦了。”

舒云觉得胸腔被什么东西给填得满满当当,笑得甜蜜又无害。

“我很期待她来。”

突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戴冕这才想起来熬的粥还没关火。

他扶额,刚刚太着急了,竟然犯了这么大的失误。

小姑娘靠着沙发依旧咯咯的笑,戴冕敲了敲她的小脑袋瓜:“真是……”

无奈之下他快步走回到厨房,清理现场。

4

舒云孕七月的时候,年前结婚的表哥和棃雁两人也传来了喜讯。

棃雁怀孕两个月了。

两位准妈妈还是同龄,但棃雁好像没有舒云状态好。

舒云刚怀孕的头三个月,家里的三个女人担心她有妊娠反应,特地准备了好多吃食以备不时之需。

结果舒云除了睡觉比较多,饭量大了以外,一点恶心孕吐的反应都没有。

老婆婆说孩子知道心疼妈妈,所以不乱折腾,因此舒云整个人过得很滋润舒服。

但是棃雁就恰恰相反,整个人呕吐、食欲不佳,瘦了一整圈,整个人憔悴了些许。

舒姮没少想办法,但是效果都不怎样,可把他给急坏了。

还好两人早早把事业重心转回了国内,老李同志作为婆婆和舒云商量一番便赶去救援。

舒云和棃雁每天都煲电话粥,分享养胎心得,搞的戴冕和舒姮两人哀天叹地。

无奈的小舅子主动联系上戴冕,二人每天一到某个时间便把两个女人抱去休息,强硬地阻断两人联系感情。

也因此,两位准妈妈每天的话题不降反增,多了男人无理取闹吃孕醋的深入探讨。

这可直把两个男人搞的头大,偏偏又束手无策。

5

戴冕去上班的时候,舒云有时候会无聊,这时候她就喜欢给戴冕发消息玩儿。

舒云:叮咚,您的小脑婆已经上线,请签收!

戴冕刚好在忙,小姑娘继续发:叮咚,您的小脑婆因为签收延迟已失效。如需重新领取请购买香草冰淇淋券可以兑换小脑婆复活票半张,两只香草冰激凌可以兑换小脑婆复活票一张,请及时操作,过时不候。

戴冕看到之后,回复了一句:嗯,小脑婆不要了。

舒云:??????

戴冕补充:申请我孩子的妈上线!

舒云:……

舒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哦!

戴冕:摸摸头,容易长皱纹。

眼看对方就是不接自己的话,舒云当真气鼓鼓不理人了。她想晚上的时候一定要冷落他,给自己找一找面子。

舒云气急:我要是再理你,我就是旺柴。

结果,晚上看到某人手中提着香草蛋糕,她立马将自己白日里说的话忘却脑后。

戴冕却忍不住逗她:“谁说理我就是旺柴?”

小姑娘当即放下节操,笑意盈盈扒拉着男人的手臂:“汪汪,是我是我,嘿嘿。”

戴冕傲娇,故意板着脸冷声道:“这就妥协了,我的小脑婆都下线了,我可是当真了,也生气了。”

舒云撅着小嘴儿,才不怕他:“那你想怎样?”

“看你。”

舒云鼓着小脸,扭头就要走,戴冕当即一把将人拉回来:“说句好话都不行,你都把我小脑婆弄没了,还不准我生个气。”

看她还自己别扭,戴冕干脆自己俯身亲了她一口:“算了,我自己讨个安慰算了。”

紧接着把蛋糕双手奉上,舒云当即笑开怀,却依旧心不甘情不愿道:“哼,便宜你亲一下叭。”

“好,再来一下!”

半晌,某人自作自受,去洗冷水澡。舒云这时候才神叨叨在背后碎碎念:“都告诉你了,还要这样,看吧看吧,自己挖坑自己跳。”

戴冕脚下踉跄一两步,心想,小姑娘挖苦人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强了,话越说越溜,性子越撒越野,他也越来越放不下她。

挺好。

6

舒云研究生毕业设计答辩的时候,月份已经很大了,她挺着肚子踏进答辩室内,场内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呼吸都轻了一些。

她听说怀孕的女学生参加毕业答辩,老师们不会问很难的问题,因为担心孕妇情绪激动出意外早产。

或许是舒云太紧张了,当和答辩老师一问一答有条不紊的结束之后,她刚要起身给老师们鞠个躬,就觉得肚子一股钻心的疼。

“同学你怎么了?”

导师们最最担心的事情,百年难遇竟然还是发生了。

是的没错,舒云要生了。

评委里面有一个中年女老师有过生孩子的经验,在三位男老师呆在原地的时候,她立马上前扶住舒云:“你们快打电话给医院,得去医院接生。”

这期间因为宫口一直在开,舒云疼的厉害。

戴冕就在学校,闻讯赶来时外套都没拿。

他毫不费力地抱起一百三十多斤的舒云和挣扎着想要溜出来的孩子,配合医生送上了救护车,并一路相随。

“乖,不怕,我一直在,我一直在。”

舒云浑身都在发抖,鬓角的发丝已经被汗水打湿,面色苍白又憔悴。

戴冕心疼死了,原来生孩子是这么难受的。这还没生,小姑娘就疼嘴角抽搐。

即便医生一边引导舒云做深呼吸,一边劝慰男人这是正常现象,戴冕的内心都无法真正平静下来。

到了医院,舒云被推进产房,戴冕跟着也要进去。

这时候已经允许男人进产房了,不过需要先消毒换上防护服避免细菌感染。

戴冕俯身亲在舒云的额头:“乖,我一会就进来。”

他看得出来小姑娘还是害怕的,因为没有经验,也是因为真的很疼。

舒云并没有大多数人的想法,担心男人看到自己最狼狈不堪的一面,她急需要安全感,遂点了点头:“嗯。”

接着便是又一轮的压抑痛呼。

戴冕跟随医生安排换上衣裳,并被带进了产房,刚打开手术室的门便听闻舒云痛呼一声高过一声,他心都颤了。

戴冕瞳孔皱缩,满是震惊地看着面前的场景。

舒云躺在手术台上,双腿被抬高,汗水打湿了衣裳和头发,小脸痛苦的皱在一起,身下有鲜红的血液在流淌。

隐约听到周围的医生在说话:“深呼吸,放轻松,来用劲儿,一二,继续。”

戴冕艰难走到小姑娘的身旁紧紧握着她的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用力握着试图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这个小女人。

他的手都在发抖,舒云也感觉到了,她在无尽痛苦中朝他扯出一抹安慰的笑,虚弱地大喘息:“阿冕,没事,我可以的……”

男人的眼尾在泛红,高大的人眼泪就那么不其然的滑落,心脏仿佛被无数双手紧紧攥着,又拧又撕扯,让他切肤地痛,切肤地心疼。

“孩子有点大,出不来,询问家属是否进行侧切手术,降低风险。”

——询问家属是否进行侧切手术,降低风险。

当医生拿着手术单请戴冕做决定的时候,他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却并没有第一时间果断做决定,他靠近舒云耳边询问她本身的意见。

舒云只轻轻摇头:“阿冕,不用,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的。”

戴冕亲了亲她:“好。”

两个小时后,一声婴孩的啼哭声响了起来,舒云整个人瘫软在产床上,脸上露出虚弱又满足的笑容。

“恭喜恭喜,喜得千金。”

然后护士小姐为孩子做了清洗,抱着给妈妈看一眼就送去了婴育室。

这种时刻,男人快要被吓死,舒云却委屈巴巴道:“她有点丑……怎么办……”

戴冕根本看都没看小丫头一眼,便安慰舒云:“挺好看的。”他全身心把精力放在舒云身上,声音沙哑:“还……好吗?云宝。”

舒云摇了摇头,慢吞吞道:“有点累,想睡觉。”

戴冕摸着她的头发,轻柔道:“睡吧。”

舒云闭目沉沉睡去,戴冕等着护士小姐给舒云清理完恶露,然后跟着将人送到病房内休养。

舒云醒来的时候,家里人都来了,原本狭小的病房挤满了人,戴冕和医生担心惊扰到她休息便将人都赶到楼道里面去。

见她醒来,戴冕当即走过去:“醒了,感觉怎么样?”

面对男人的紧张,舒云依旧孩子气的笑了:“我一点事都没有了,现在就是有点累,但是人很清醒,身上也没有那么难受。”

舒云拒绝了侧切,坚决顺产,她自小学习舞蹈骨骼韧性好,因此恢复也很快。

戴冕放下心来,握着她的小手放到嘴边:“对不起,应该再等两年再要孩子,你受罪了。”

舒云像摸着花花一样摸着戴冕的下巴:“是我自己愿意的。”

她看着一旁的婴儿床:“我想看看她。”

“好,我给你抱过来。”

不一会,一个软软糯糯的小团子被塞进了被窝,小家伙睡着了,安安静静,虽然皮肤依旧皱巴巴的不好看,但是却很可爱。

舒云忍不住笑起来,身上仿佛自然地增添了一抹母性的光辉:“她好小啊,是我的小宝贝了。”

戴冕看她开心也淡淡地笑:“你们俩都是我的宝贝。”

舒云回应:“你也是我的宝贝。”

男人第一次被称呼宝贝,心里莫名柔软。

想到了什么,舒云突然皱眉哀呼:“啊,对了,我的毕业答辩……”

戴冕急忙安慰:“没事,刚好结束,就是吓了人一大跳,没什么,不会毕不了业的。”

舒云憋着小嘴,欲哭无泪:“我肯定又在学校出名了,哎。”

“那倒没有,今年毕业的研究生都沾了你的光,答辩都松了些。”

“好吧,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戴冕轻笑摇头:“家里人都来了,我让她们轮流进来,别吵着你。”

舒云抬眼朝病房外望了眼,还真是:“好。”

7

要说来的人里面谁最激动,当属表嫂棃雁。

她现在五个多月了,整个人也丰腴了些,看起来没有那么冷漠,反而多了几分温柔。

“舒云,感觉怎么样,跟我说说生产的过程,我一听你进产房,我比你还紧张。”

对于棃雁语无伦次的模样,舒云暗道好笑:“竟然还有你害怕的事儿?”

棃雁也不恼,就是有点不自然:“我这不是没有经验嘛。”

舒云也不隐瞒:“疼,除了疼还是疼,我都感觉身体被掏空了。有点害怕有点紧张还有点期待,等孩子出来的那一刻有点心酸想哭,但是心里却莫名满足。”

“反正我也说不清,你到时候试试估计就明白了。别担心,事后回想坚持过来就好了。有一个自己的小宝贝是十分神奇的感觉。”

舒云凑近棃雁耳边:“最难过的不是我,而是阿冕。那时候我一睁眼他整个眼睛都红了,我都没哭,他却比我先掉眼泪。早知道我就不让他进产房了。”

棃雁瞪大眼睛,不动声色扫过戴冕,不可置信:“不能想象戴冕老师这样的人会为了什么而流泪,那应当是很心疼你的。”

舒云看着靠在怀里的小丫头,幸福着点头:“嗯,他比较宠我,我老是仗着他对我好就任性。看他拿我没办法又无可奈何妥协的样子,我就觉得他也很可爱。”

棃雁表示理解,可爱不可爱的她作为局外人肯定体会不到,不过舒云这眉眼弯弯笑意盈盈的俏皮模样,也是让人喜欢的紧。

“我跟你表哥刚好反过来,每次都是他做一些搞笑的事情引起我的注意,我都不知道他怎么会有那么多梗。”

舒云眯着眼:“舒姮表哥就是那种不熟悉的时候不正经,熟悉起来虽然还是不正经,但却粘人不撒手的那种。”

“嗯,跟他在一块总是让我笑得肚子疼。不过他前期虐我比较多,我也没想到他转变这么大。”

舒云星星眼:“当初表哥求婚的浪漫还历历在目,我都心动了。”

又聊了一会,棃雁请辞:“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先回去,舒姮刚刚还在呢,从病房外看了你一眼被公司电话叫走了。”

“好,你一个人可以吗?”

“他给我派了专车,我现在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用管。”

“那行。”舒云喊了一声:“阿冕,你送送嫂子。”

戴冕送完人回来,老李同志、妈妈乔芬,舅妈老师同志三人正坐在床边争执。

争执的原因是给小丫头取名字,却没能形成一致意见。

“戴瑁。瑁子形容玉也比喻女孩子尊贵,我觉得这个好。”

“不行,这怎么念怎么别扭,我觉得还是戴毓比较好,钟灵毓秀。”

“你那个很容易就和林黛玉弄混的,我不喜欢林妹妹那个性子,身体还不好。”

“那这两个字也不一样啊。”

舒云望着戴冕无奈地笑,男人开口道:“舅妈、奶奶、妈,你们别争了,听听小云的意见。”

这下三人安静下来,静待舒云的意见,她想了想试探着开口:“要不就叫戴净吧,寓意干净简单,无忧无虑。”

屋子里的人都静了下来,舒云忐忑:“这个名字不好吗?”

戴冕接话:“好听,就叫这个吧。小名就叫阿吾,谐音爱自己的意思,行吗?”

奶奶也觉得不错:“这个可以,哎呦咱们家小宝贝有名字了呢,是不是啊阿吾。”

小家伙对着奶奶笑呵呵,大眼睛忽闪忽闪别提多萌了,舅妈笑着说:“阿吾听懂了呢,在回应您呢。”

乔芬夸赞:“哎呦,小乖乖真聪明。”

舒云望着这欢乐的一面,又看向戴冕,他正凝着她目不转睛,眼中爱意分明毫不掩藏。她想这就是她想要的全部了吧,她幸福的要晕了。

8

在医院养了两天,舒云便能回家去了。

因为刚刚生产完,她受不得一点凉,听家里长辈的话要坐月子。

坐月子期间,不能洗头,不能洗澡,还不能吹风出门,小姑娘一听头都大了。

一个月不洗漱她就要发霉了,可戴冕不敢有一点闪失,把她看得紧紧的。

每天还会把奶奶所说的谁家的媳妇因为没坐好月子中风嘴歪、类风湿后遗症等等的案例转述给她听,舒云也着实上网查询了一些资料,确实有这个说法,便也不反抗了。

但她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不许戴冕搂着她睡觉,哪怕让他在卧室再加一张小床都好,就是不和他一起睡。

原因嘛,舒云自己觉得不好意思。

想想自己的臭乎乎丑巴巴的样子,她才不想让戴冕抱着睡,很尴尬的。

戴冕表面答应的很好,却在半夜里翻身上床,毫不嫌弃地将人捞到怀里:“小傻瓜,我怎么会嫌你。”

算了小姑娘有金钟罩,他有过墙梯。总归要以她的心情和感受为主,其他的都有他来善后。

小丫头也不是很淘气,只在刚刚到妈妈身边的时候半夜哭醒吵着吃奶,后来戴冕用奶瓶便能哄住了。

舒云累了半个多月,也总算可以稍稍睡个好觉。

小丫头回来半个多月长开了些,睡着的时候和妈妈很像,都是眯着眼睛抱着自己,是一种很缺乏安全感的睡姿。

舒云本来就显小,两个人躺一块儿睡觉特别有意思,戴冕看着看着心里都要柔化了。

以前每天早晚会亲吻小姑娘,现在还有他的小丫头。

他是一个非常称职的丈夫,也是一个正在养成的奶爸,沏奶粉、换尿布、给孩子洗屁屁拍奶嗝,那是手到擒来。

若不是舒云喂奶的时候需要抱孩子,平常完全插不上手。戴冕会尽量不让她碰这些事情,尽管她会做也能做。

好不容易总算出了月子,舒云第一件事情就是冲进浴室给自己收拾干净。

出来的时候戴冕刚给阿吾喂完奶粉换好尿布,将小丫头放在婴儿床上,已经长成大孩子的花花就乖乖蹲在婴儿床边喵喵看孩子。

戴冕看她出来,急忙给她吹头发:“让你再等几天,偏偏这么着急。”

舒云不在意:“没事,我是顺产,修养这些天早就好了,你别担心了。”

而后她拖着湿哒哒的头发靠近戴冕怀里,男人丝毫不介意,只揉着她的脑袋挑眉疑问:“干嘛?”

“阿冕,我肚子上好多纹,之前擦的精油好像不管用,都给撑开了。”

小姑娘一脸苦恼,戴冕心知她还惦记着跳舞,安慰道:“跟棃雁问问有什么好的精油,前几天我听舒姮说特地买了一批货,到时候回去带几瓶出来。你这不明显,慢慢就恢复了。”

“好,我现在就打电话问问。”

舒云刚要直起来的身子被戴冕拉住:“先吹完头发。”

舒云乖乖地:“哦~”

9

两个月后,棃雁早产。

媳妇都疼的要死不活,公司谁还顾得上,舒姮算是忙的焦头烂额。

舒云抱着孩子在家里等,终于把戴冕等了回来:“怎么样?”

戴冕道:“顺产,母子平安,咱们家阿吾终于多了个可以欺负的弟弟。”

舒云当即拍着手:“说什么呢,表哥听到又要和你拼命,明明是多了个可以保护她的小王子。”

“他打不过我。”戴冕陈述事实。

“阿冕,你现在很骄傲是不是?”

“哪有,不过是仗着媳妇的光。”

舒云又拿他没辙了:“说不过你,我要和棃雁打电话分享一下育儿心经。”

结果感觉自己被人拦腰抱起来:“不许。”

“你又要干嘛,阿吾还在睡,你别吵醒她。”

男人将舒云放在沙发上:“过些天再打电话吧,刚刚生产完精力还没回复。”

他一本正经地胡说,棃雁底子很好,刚生完一个钟头就能下地走动,这会儿正抱着自家儿子仔细端详,哪里有一点精力不济的模样。

可惜这些舒云不能知道,她很相信戴冕的话。

“说的也是,那我去做复健。”

好不容易哄骗小姑娘不被别人的电话分心,下一秒人又被视频中复建教练给抢走了注意力。

被忽视的男人心里不痛快,戴冕失笑,什么时候他也有这种细腻的心思了。

可再次看到摇篮里呼呼大睡的丫头,以及远处蹦蹦跳跳的人,这种不痛快又神奇地消失无踪。

总归她们两小只好,他就觉得好。

似乎是觉察到主人的想法,小猫花花适时挠了挠戴冕的裤脚:“喵~”

这小只也算吧。

10

舒云熬过哺乳期,便重新回到了公司。老奶奶和乔芬轮流带阿吾,也不影响戴冕正常上班。

舒云在事业上升期选择回家生女,现在回来有关她的报道很快就有卷了起来。再加上她在怀孕期间创作的新舞《舐情》在回归第一时间便呈现在众人面前,她的名声反而比之前更盛。

《舐情》是舒云怀孕之后有感而发,基于少女向母亲的转型期间心理变化而创作出的具有亲情主题的独舞。舞蹈刚柔并济,坚韧有温度,引起观众的热烈反响。

阿吾从小就被舅妈和奶奶牵着,指着视频上的人讲:“看,小阿吾,妈妈在上面。”

戴冕在家的时候教小丫头说话,也是先教她喊妈妈。只是小家伙是个有主意的,开口的第一个字不是妈妈,也不是爸爸,而是小猫花花。

花花是在小家伙出生起就陪在她身边玩耍的伙伴,两小只交流的频率确实很高,老奶奶说:“小丫头很重视友情,将来一定会有很多朋友。”

小家伙好像听得懂,每次都会穿着碎花裙乐呵呵地叫着:“花花,花花。”

戴冕有些头疼:“明明妈妈比花花更好叫一些,怎么还学不会,臭丫头,要叫妈妈,妈妈听到了会很开心。”

回应他的依旧是:“花花,花花。”

屡试屡败之后,戴冕终于选择放弃,让她顺其自然成长。

舒云重新回到公司的两年间整个人包揽了舞蹈界的好多个奖项,名气节节升高。

那天晚上,蒋楠打电话过来,兴冲冲讲:“小云云,你果然不负我的期待,现在我走到大街上可以随手指着你的广告牌讲,这可是我蒋楠的朋友哦。”

虽然大多数的时候会被人当成神经病,但是蒋楠依旧高兴。

舒云搞不懂她的兴奋点:“听说你要参加部队婚礼?”

“你怎么知道,我没说过啊。”

蒋楠满脸疑问,关于和青梅竹马久别重逢又重修旧好的完美爱情故事,她好像并没有声情并茂地跟好友讲过。

舒云解释:“阿冕和荆孑是战友,我偶然听到的。”

蒋楠瞪大眼睛,感叹一句:“这个世界可真小。”

“我也不能参加你的婚礼,只能祝你新婚快乐?”

毕竟军队制度那么严格,哪里可以请外人随便进出。

蒋楠却眨了眨眼睛:“有机会的,我还要回老家办一场的,参加部队婚礼纯属对兵哥哥的仰慕之情,不管怎么说也得看一眼部队的帅哥云集大场面吧。”

话落,身后传来男人清冷的话语:“我倒是不知道你还有这个打算。”

舒云一看这种社死现场,见怪不怪,倒是视频里的蒋楠一脸惊恐地回头,还没解释手机便被人抽走掐断,再多别的舒云看不到了。

不过想一想估计是一些脸红心跳的修罗场面。

**

舒云生活美满,事业也更上一层楼。

在她凭借一支《白玉兰》的舞蹈斩获最高奖项的那天,戴冕领着自家的小丫头来到了颁奖现场。

男人俊逸挺拔,深蓝色西装搭配暗红色领结,小丫头一身红艳艳的小裙子,瞪着和妈妈如出一辙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四处看个不停。

台上的舒云,淡绿色的抹胸礼服显示出她较好的身材,精致的容颜因为看到远处的两人浮起浅浅笑意。

“众所周知,我刚出道的时候还不会讲话,我只是一个不听舞蹈的舞者。但今日我走到这里,拿到这个奖杯,我想要感谢很多人。对我包容且精心策划的秦山老师,对我指点迷津督促我进步的贺言师兄,默默陪伴我的亲人,还有很多默默为我付出的人。

在这里我想要感谢我的爱人戴冕,我感谢他,在我从低谷拼命往外爬的时候伸手拉了我一把,让我再一次接触到这世界最美好的日光。他包容我、疼爱我、宠着我,让我可以无忧无虑地做我想做的一切。

我经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值得拥有这些,是不是配得上这份厚重的情谊,所以我在努力完成理想的同时尽力去做好一个妻子。可是我知道,我给他的远远少于他给予我的。都说人们经历的苦难是为了遇见更好的那一份礼物,我想,爱人戴冕和我的女儿阿吾便是上天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谢谢你们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没有你们,将不会有被这么多人喜欢着的今日的我。未来还很长,我想一直一直和你走向去,一起构建舒云我们的温暖时光。

感谢大家可以听我讲这么多,我会更努力地探索自己的可能性,为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谢谢!”

戴冕一直凝视着舞台上从容美丽的女人,他的小姑娘不知何时已经不再是初见时那个还有些胆小脆弱的女孩儿,她在悄然成长,蜕变成最美的那只蝶。

“麻麻~”怀里的阿吾突然喊了一声,戴冕惊讶地看着她:“阿吾刚刚说什么。”

小家伙十分给面子,抱着戴冕的脖子脆生生又喊了一声:“粑粑,似麻麻。”

戴冕刮了刮她的鼻尖儿:“乖。”

半生泥泞,寻得一人护一生。妻女喜乐,他漂泊沉浮的心安了家。

——全文完

写于2022.5.29

羽扇纶巾/文

2022-06-06

A
A
打赏
  • 100花贝

  • 500花贝

  • 1000花贝

  • 5000花贝

  • 10000花贝

花贝余额 : 去充值>

打赏

花贝余额不足,请立即充值

如何获得月票
  • 1 充值任意金额,即可升级为vip用户
  • 2 vip用户可获得发帖权限和投递月票权限
  • 3 vip用户,每自然月赠送10张月票
  • 4 每次消费500花贝或花瓣可以获得1张月票,月票无上限。
  • 5 打赏时每满500花贝所获得的月票,立即投票给被打赏的作品
  • 6 月票仅能打赏给有付费章节的作品
  • 7 充值之日起即可获得月票,自然月内有效,过期作废。如当月1号充值,次月2号月票作废,如30日充值,次月1号月票作废
  • 8 月票多的作品,将优先获得更多推荐机会
  • 9 月票从2018年12月1日起生成

打赏成功

评价《为你加冕》
轻点添加评分
  1. 花溪小说 /
  2. 为你加冕 /
  3. 章节目录 /
  4. 正文

签到成功

获得 50 书豆

记得明天继续来领取哦

知道了

有效期5天,购买书籍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