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三个点点
点击在safari中打开

番外五 相伴到老是归途(老爷爷*老奶奶篇)

爷爷的病越来越严重了,清楚明白的时候越来越少,大多数的时间大脑没有逻辑。

每至傍晚,老婆婆便会推着爷爷去花园散步,只要天气还不错,就一定会去,丝毫不嫌麻烦。

戴冕一开始还想着去替奶奶分担,可是有一天,奶奶告诉他:“我们老两口没多少日子了,就把时间都留给我们两个人吧。”

奶奶说这话的时候很认真,眼睛眯着,嘴角是笑着的。

戴冕便答应。

有一年七夕,舒云带着一捧花上楼去看望奶奶,奶奶正在和爷爷说笑话,虽然爷爷一句话也讲不出来,可眼中是通透的。

舒云踮着脚尖走进去,担心惊扰了两位老人。

爷爷睡着之后,舒云便缠着奶奶将他们老一辈的故事。

她们坐在阳台,紫罗兰的花藤将整个窗台缠绕,平白增添了几分坚韧的浪漫。

“我们那时候的故事,该从哪里讲更好一些呢?就从那年的盛夏谈起吧。”

奶奶和爷爷遇见的那天并没有什么浪漫的桥段,只是当时刚巧轮上农忙时分,两家人家长走得近,总会互帮互助。

那一年,汪琴还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跟着家里人去帮忙摘花椒。

她刚走到地里,远远就瞧见一名身姿欣长的俊俏少年,军绿色的衬衣,藏青色的长裤,普普通通的老布鞋,明明再简单不过的装束,可她就那一眼,就看进心里去。

那棵花椒树长得歪七扭八,少年为了更方便采摘,正踩在树杈上,她微微蹙眉,担心花椒树上的针刺扎破少年的鞋底伤了脚。

她刚要仔细看去,便听两位长辈谈到。

“你们还有多少啊。”

“就这片了,呦小琴也来了,闺女长得真水灵。”

“你们家小山,几年不见都窜这么高了。哎,你说咱们两家说个媒怎么样?”

“行啊,没问题,你问问俩孩子,我瞧着小琴好像有那个意思,脸都红了。”

被点名的姑娘,脸颊愈发红,而树上的少年也在这时低头看了过来。

他可真俊啊,白面皮的少年,举手投足间皆是清爽与洒脱,他眉眼含笑,温润如玉,让人那般心生欢喜,一不小心就又看入了迷。

那时候的爱情啊,一见钟情大抵是如此。

她听到树上的少年说:“小琴同志,你来我身边摘吧,这地里的树靠近崖边,在我身边可以看着你,你要是够不着我也方便帮你。”

少年的嗓音仿若初春解冻的清泉般清冽,潺潺绕在她耳畔,让她如何都无法忽视了。

少女的喜欢也大方,也奔放:“小山哥哥,你可帮我照看着哦。”

这番纯粹的交流落在两方家长的眼中早已经是看对眼的表现,甚是让人欣慰。

有了两家这种渊源,在学校秦山也会帮衬着汪琴,比如中午食堂吃饭多占一个位置,去水房打水的时候顺带少女的暖壶和水杯,以及女孩生病的时候背着人去医务室打针输液买药。

那时候谈对象,不会一板一眼说喜欢,也不会黏黏糊糊拉小手在学校小树林做快乐的事情,只有一言一行实实在在的关心和问候。

那是独属于他们这个年龄的青春浪漫,八十到九十年代,人们结婚也很早。

20岁左右的的年纪,两人从中学毕业便举行典礼。

不像现在有很多玫瑰花,也没有华丽的婚纱和小轿车,有的只是墙面上红线扯起来的喜字以及窗户上的红色剪纸。

少女一袭红色小袄,衬的脸颊鲜亮明媚,惹人欢喜。

少年一席复古中山装,也凛然正气,抓人眼窝。

他说:“小琴妹妹,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妻,我将用生命疼爱呵护你。”

这一句话,便践行了一辈子。

秦山学的是兽医,经常和猫狗牲畜打交道,汪琴除了小猫之外最是害怕那些不容易被教化的动物。可因为他,她渐渐习惯也学会了克服,甚至再需要的时候还能帮秦山打下手。

汪琴和普通的姑娘不一样,她祖上就是木匠,耳濡目染她对这个活儿很感兴趣。

一开始便是当个挣钱的本事学,久而久之她不满意于此,便又考上了大学,学习古物修复,成了修复师,尤其擅长乐器的打磨与修缮。

毕业之后,大多数时候,汪琴在院子里做加工,而秦山就在门诊给动物看病。

但大多数的时间,戴山还在为了父亲的成分四处奔波,他心里十分期望改变富农的身份。几年之内,四处拜访走动致使他受了很多白眼,也听得数不清的讽刺和谩骂。

一次意外,他被人推到在地,不小心滚落到河里。

他担心妻子为他忧心,便没有立刻回家。却没曾想,听到这件事情的妻子汪琴却在专门跑到河边找他的途中,因为一条不小心掉落的手帕,误以为他遭遇不幸。汪琴毫不犹豫沿着河边找人,四处寻觅无果,她便也走到河里去。

那是天寒地冻的冬天啊,河水冰冷,女人娇柔,等戴山匆忙赶来,妻子已经浑身冻僵,毫无知觉。

好在,人没事,唯一的遗憾是妻子身体受寒,终身难以受孕。

戴山心疼她,哪怕没有子嗣也并不在意,半生相依,终于五十岁左右的年纪想要寻个小娃娃作陪。

家里都说两人要孩子太晚,可实际打算是,戴山担心自己出个什么意外,妻子会坚持不下去,有个娃娃便有个牵绊多个依靠。

他就是这种未雨绸缪的人,温柔如水,思虑周全。

戴山性子也倔强,是个不服输的,这一点很明显的表现在不服老上。也正是因为这股倔劲儿,导致他在晚年受了些许罪。

那年大年初一,一个双响炮炸掉一截手指,也吓走了他三分魂魄。

汪琴目睹他捂着不停流血的手指咬牙全过程,直到三根钢钉穿进他的手指,她都没见他掉一滴泪,喊一声疼。

她心疼得很啊,后来戴山在同一年显现出老年痴呆的症状,这一痴就是好些年。

痴呆的戴山好似将此生的坏脾气都翻了出来,表面和妻子汪琴不时争吵,却总也一时半刻都离不开。

有一次,汪琴出门买个菜的功夫,他气恼得找不到人,还和回家探亲的戴冕大吵了一场。直待妻子回来,他才幽怨又委屈地埋怨:“你又去哪了,怎么才回来。一天天的不着家啊。”

汪琴一回来就被他不清不楚地训斥,也不忍着:“你管我啊,还一刻也离不得了哦。”

两人争辩几句,没过几分钟,戴山便忘了个干净,毫无芥蒂地继续走上前来攀谈。

相扶到老,不离不弃,或许是对二老感情最好的诠释。

舒云听着奶奶讲述的过往,心生钦佩,不知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她的感慨。

这天她回家去,看到下班回来的戴冕正在厨房忙碌,心头微动,慢吞吞走过去从后背环抱住了他,直觉戴冕身子一顿,他回头看她,觉察到她情绪不高,遂腾出一只手握着她的手腕,宠溺道:“怎么了?”

“没事,就是想抱你一会儿。”

小姑娘的心事总是一阵一阵,很容易受外界影响而莫名感伤,他由着她:“你想抱多久就抱多久。”

他们结婚后的第三年,两人按照往常一样上楼去探望,这天早上,爷爷格外清醒,见到舒云不停说好,还拉着戴冕下了两盘棋。

中午吃饭的时候比平时多吃了两碗,还叮嘱奶奶注意休息,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舒云不知为何,心里衍生出一种怅然的失落感,尽管她全力忽视。

帮着奶奶安排爷爷午休之后,舒云和戴冕回家去,她忍着没有将心里的感受告诉戴冕。

直到傍晚时分,戴冕接了个电话急匆匆上楼去,她也跟着。

屋子里格外安静,爷爷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那样安详,就仿佛从没醒过来。

而奶奶整个人坐在床边,紧紧握着爷爷的手,就那么贴在脸颊上,眼中没有晶莹的泪花,有的只是怀念和让人难受的宁静。

这一刻,舒云终于弄清楚上午那股陌生情绪的由来,爷爷那慈祥和蔼的模样,大抵是回光返照。

他将对奶奶的温柔保留至生命最后一刻,哪怕是天人永隔的分离也有一个体面且温馨的告别。但也正是这份温柔,让奶奶一直记在心里,也让所有人都难以喘过气来。

舒云注意到戴冕的背脊有些颤抖,他握了握垂在裤腿边的手,才能极大的压抑着内心突然迸发蔓延出的悲痛。

舒云拉住他的手,竭尽所能给予他力量,两人没有走上前去,默契地将最后的静谧时光留给奶奶一个人。

大约半个小时过去,奶奶走了出来,她面无表情看不出有多伤感,开口的声音平静温和:“准备吧。”

舒云看了戴冕一眼,不知如何说,一直到给爷爷穿好寿衣,收拾妥当,奶奶都安静的让人害怕。

事情来的猝不及防,但好像也又在意料之中。

紧接着入殓,葬礼,火化,都那般有条不紊地推进着。

火化完的那天,戴冕捧着爷爷的骨灰盒,递给了奶奶。

奶奶说,立个衣冠冢,骨灰盒放在家里,戴冕答应下来,专门在楼上设立了一个小祠堂。

中午十分,太阳正好,昏黄的光折射在阳台上。

老奶奶就那么坐在躺椅上,轻轻摇晃,她微微眯着眼睛,望着对面,还微笑着讲话,好像对面正坐着什么人和她想谈甚欢。

而后,舒云听到奶奶说累了,合上眼就那么睡了过去。

在阳光下的照耀下,奶奶脸庞是那般慈祥又和蔼,布满皱纹的眼角泪痕就那么无声滑落,无尽的眷恋与悲凉,无尽的怀念与哀伤都汩汩荡漾开来。

明明是盛夏的时节,却让人莫名感觉到悲凉,烦躁的热浪被逼退至一旁,外界的烦闷与内心的煎熬相互交杂,不断地撞击着每一个人心脏。

舒云忍不住落下泪来,轻轻转身投入戴冕怀中,两人相拥立了半晌便悄无声息地离开。

这无声的静谧,这夏季昏黄的午后,这安宁的小时光,不应该被任何人打扰。

结婚以来,舒云有时候也会说,从相识至今戴冕从来没有对她说过喜欢和爱一类的字眼,即便是当初的表白,戴冕说的也是一句:“我会一辈子保护你。”

有段时间,她觉得很遗憾一有空便会抓着男人,让他说这样的话来哄她。

可无论是威逼利诱还是可爱撒娇,都没有成功过。

唯独得到的或是一个简单的吻,或是一个温暖的拥抱,或是一件满意的礼物,或是一顿可口的饭菜。

现在,舒云好像有些懂了,对于一些东西,有些人更习惯用行动和细节来表达。

戴冕是这样,奶奶爷爷也是这样。

即便没有“我爱你”“我喜欢你”这样的表达,可他们的每一个举动,哪怕一个眼神都在传递着爱意与心动。

或许,人与人表达爱意的方式不一样,可表达爱意的这份心情却并无不同。

晚上,舒云躺在戴冕的怀里,感受着他的情绪,然后趴在他的胸膛,很轻很轻地诉说:“阿冕,我爱你,很爱你。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我满脸皱纹,直到埋入黄土,我都依然爱你。”

她知道他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也知道他心里很难过,她也会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他的倔强和坚持。

舒云只是想要让他知道,在她面前无需伪装,即便是男人,也可以流泪、脆弱。

他听懂了她的话,平日坚强的男人胸膛微微起伏,戴冕收紧了抱着女孩的手,压抑的容纳着悲伤的眼泪于黑暗中默默地流淌。

“好。”

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

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若融于爱者,世事皆无畏。

正因为相爱,便可跨越时光,无所谓悲欢,无所谓离合。

2022-06-06

A
A
打赏
  • 100花贝

  • 500花贝

  • 1000花贝

  • 5000花贝

  • 10000花贝

花贝余额 : 去充值>

打赏

花贝余额不足,请立即充值

如何获得月票
  • 1 充值任意金额,即可升级为vip用户
  • 2 vip用户可获得发帖权限和投递月票权限
  • 3 vip用户,每自然月赠送10张月票
  • 4 每次消费500花贝或花瓣可以获得1张月票,月票无上限。
  • 5 打赏时每满500花贝所获得的月票,立即投票给被打赏的作品
  • 6 月票仅能打赏给有付费章节的作品
  • 7 充值之日起即可获得月票,自然月内有效,过期作废。如当月1号充值,次月2号月票作废,如30日充值,次月1号月票作废
  • 8 月票多的作品,将优先获得更多推荐机会
  • 9 月票从2018年12月1日起生成

打赏成功

评价《为你加冕》
轻点添加评分
  1. 花溪小说 /
  2. 为你加冕 /
  3. 章节目录 /
  4. 正文

签到成功

获得 50 书豆

记得明天继续来领取哦

知道了

有效期5天,购买书籍使用